将军快跑,那个王爷坏得很 441.第四四一章 不是做梦

  • 背景色
  • 字号
    默认 特大
  • 宽度
   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
  • 滚动
    双击开始/暂停滚屏
  • 帮助
  •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

441.第四四一章 不是做梦

小说:将军快跑,那个王爷坏得很 作者:萧绾

    谢云祈在前面走,常喜跟在后面问道:“殿下,祁国那边不会来要孩子吗,还有公主,公主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“除非孩子的亲爹来管朕要孩子,否则朕谁都不会给,九儿和阿鸢被盈寒送去了祁国,不会有事的。”谢云祈叹了口气,“姓姜的到底是生是死没人给朕个准话,朕递了信去祁国问,也没人搭理朕……”

    常喜探头看了看陛下怀中的女娃,笑说:“小主子鼻子和嘴长得真像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朕也觉得,不然朕还得多个心眼,谨防那畜生拿别人的孩子诓朕!”谢云祈又看着孩子道,“宁儿,今后父皇一定好好保护你,不会再让你落到什么小人手中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就抱着孩子登上马车,带她踏上归途。

    北城门外,秦钦还伫立在原地,望着岳州城。

    按照约定,三日后他才能派军队接管南周割让的十座城池,如今仍不能进去。

    上官婧就坐在后面的马车上,撩着帘子看向外面,虚了虚眼睛。只叹这个男人看似心狠,其实也过不去一个情关,竟真的把华盈寒的孩子给了南周,他若再铁石心肠一点,还能利用这个孩子做更多的事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隋安,景王府。

    姜屿的眼前又一次有了光亮,他知道自己和之前一样无恙,神智恢复了清明。正因他清楚地记得之前的所有,这次才不愿再睁开眼,像掩耳盗铃似的逃避着现实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醒?你知道我在等你吗?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,近在咫尺,真切且清晰……

    姜屿顿时睁开了眼,徐徐看向床边,她就坐在那儿,垂着眸子,手里端着一碗药。药似乎很烫,她正拿勺子轻轻搅着。

    这是真是他见过的,天底下最绝色的一张侧脸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再不醒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姜屿已经悄然坐了起来,凑到她耳边轻轻地问:“你就什么?”

    华盈寒一愣,缓缓扭过头,看见他近在眼前,她的一双明眸越睁越大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姜屿接过她手中的药碗,将里面的药一饮而尽,药还有些微烫,烫得嘴唇发痛,他好像没有做梦。

    他在喝药的时候都一直看着她,看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眼前的一切似是真的,他的盈盈没有命丧什么大火里,她还活着,活着回到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华盈寒抬手捧上他的脸,万分认真地说:“你若是还不醒,我就一直等下去!”

    他极少在她面前发懵,这一次却懵得厉害,抬起手覆上她的手背,认真地问:“我……真不是在做梦?”

    华盈寒莞尔一笑,“当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姜屿把她圈进了怀里,紧紧地抱着,好像这辈子都不愿再松开,不会再放她走。

    华盈寒却不敢贴他贴得太近,小声嘱咐:“小心你身上的伤。”

    他置若罔闻,不仅不听话,还抱得她更死。

    “姜屿,你需要好好休息,听话,你不是说今后一切都听我的吗?”

    姜屿终于舍得松开了她,仔仔细细地看了她一阵后,另问:“阿宁呢,快带她过来,我想抱抱她。”

    华盈寒垂下眸子,脸上的欣然很快便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是失落和悔恨。

    姜屿抚了抚她的脸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红了眼眸,几度哽咽,终于鼓起勇气抬眼看向他,慢道:“对不起,我没能把我们的女儿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她还在秦钦手里?”

    华盈寒摇了摇头,“听说秦钦用阿宁向谢云祈换了十座城池,阿宁现在应该在谢云祈那儿。”

    姜屿匪夷所思,“谢云祈当真拿了十座城池换阿宁?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,不过我也是昨日刚得知此事。”

    姜屿用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脸,唇角上扬,“那便无需担心,过几日我们去接阿宁回来,他付出的城池,大祁会替他一一拿回,本王还可以从越国那儿多要几座送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秦钦在接手城池的那日,向大周开战了……”

    姜屿又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华盈寒沉眼道:“秦钦要城池果然另有图谋,他从大周手里拿了整整十座城池,越国如今军心民心皆振奋,相反,谢云祈将十座城池拱手让越国,大周的民心和士气势必会受影响。”

    她转眼看向了一旁的墙上,那里挂着一幅中原三国的疆域图。一统天下曾是姜屿的夙愿,他就在寝殿里悬了这副图,时时提醒自己大业未成。后来他的野心因她而淡化,疆域图就成了饰物。

    昨日她得知秦钦拿她女儿换城池之后,只觉此事不简单,于是她仔仔细细地看了大周的地图,发现秦钦要的十座城池几乎都在北疆和东疆,看似是离越国近,好接手,实则这些城池可以连作一条线,一条能把祁国隔绝在北面的防线。

    这条防线若破不了,他们就救不了大周的急火……

    姜屿知道她眉间为什么会凝这么深的愁绪,他心中也因此有所担忧,想下床去看看那十座城在什么地方,想求证他心里的猜测。

    华盈寒制止了他,“别看了,好好歇息。”又沉沉地说,“你猜得没错,秦钦是在担心你安然无恙,有朝一日还能重返沙场,所以他才做了防备,想用这十座城拦住你。”

    姜屿轻锁着眉,只觉棘手。

    “这些事是太皇太后告诉我的,娘娘说谢云祈仁义,大周有难,大祁不能坐视不理,娘娘说若战事危急,就让我拿勘合,以你的名义调兵遣将,助大周一臂之力,但后来北疆又传来军报,说狄族人在北疆闹事,这显然是秦钦要阻拦我们去帮大周。”华盈寒接着道,“不过我看过了军报,北疆有二十万守军御敌,一小伙敌人倒也不难应付,但大周的危难,不好救。”

    他安慰她道:“不急,南周根基深厚,纵然割让了十座城池,也不是区区一个越国就对付得了的。”

    华盈寒抬眸看着姜屿,“他有我家的阵法……”

    姜屿顿时陷入沉默,想了半晌仍无言以对之后,曲指轻刮了下她的鼻尖,“不怪你。”

广西时时彩     华盈寒唇边浮出了一缕笑,“不过秦钦还不知道我没死。”
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

热门推荐

换一换   
loading
document.write (''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