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穿宿主她有点毒 第一百八十八章:迷失岛27

  • 背景色
  • 字号
    默认 特大
  • 宽度
   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
  • 滚动
    双击开始/暂停滚屏
  • 帮助
  •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

第一百八十八章:迷失岛27

小说:快穿宿主她有点毒 作者:长弓木每鸟

    艾青儿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乔宴嘴角抽了抽,从怀里掏出一个人皮面具。

    往脸上比划了下。

    “你见到的是我这个样子吧?”

    艾青儿失态尖声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县太爷皱皱眉,对这个女子的印象已经十分之差。

    “艾青儿,本官要警告你,在大堂之上,不准喧哗!而且如果涉嫌诬告她人,本官也会判你故意扰乱大堂秩序,玩弄本官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声音太严肃了,艾青儿哆嗦一声。

    “民女不知道啊,民女在岛上的时候,只是觉得这人不对劲。民女也希望不能让任何一个坏人逃脱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乔宴是被大人恭送着出来的。

    艾青儿在边上将画面尽收眼底之下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嘴,冷冷笑了下。

    艾草在边上担忧地看着他。“艾青儿,你现在到底怎么了?阮星落在岛上待咱们不薄,你怎么非要去告她?我刚看那位大人对乔宴十分恭敬,还会人皮面具,一看就是身份不简单。你别再去惹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艾青儿冷冷地望过来。

    “艾草,我的事轮不到指责。”

    阮星落有所感的回头,看到艾青儿一双眼睛,淬毒一般。

    直勾勾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乔宴和县太爷告别。

    神色愉悦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人还是有点眼力见的。那个师爷不简单,不过是一块玉佩,居然认出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阮星落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“我没告诉过你吗?”乔宴抽了抽嘴角。

    阮星落摇头。他又不是任务对象,她才不关系,不查家底呢。

    这个艾青儿就跟只毒蛇一样。

    爱而不得,就怀恨在心。

    也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幸亏自己不是男的。要是男的岂不是要被逼的没路可走。

    “那你要想知道我的身份,我就告诉……”

    乔宴一转身,发现自家未来媳妇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向着敌营的方向去的。

    他心一提,赶忙快步过去。

    毕竟疯女人发疯着,要是像狗一样乱咬人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“艾青儿,你那么爱我,发现我是个女儿身,给不了你想要的,你便对我如此报复?”阮星落靠近,目光清冽,艾青儿哆嗦了下,僵在原地,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能像男人那样爱你,你是不是就会不恨我?”阮星落凑上前,对着她耳朵呵气。

    艾青儿尖叫一声,急急忙忙推开她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艾草被这突如其来的词汇震惊的没来得及追上去。

    他茫然,有些无法消化刚刚的场景和对话。

    乔宴有些气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那样对她!”

    阮星落冷眼看他“怎么着你心疼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啊,你都没这么,这么,呼,”他吹了口气,脸颊微微红“都没这么对我呢。”

    乔宴蠢萌蠢萌的样子这么可爱,她揪了揪他耳朵。

    “我才捏你就耳红,我要是吹气,你岂不是要上天去了。”

    阮星落撇嘴,松开,往前走。

    乔宴在身后呆呆的,只觉得她刚刚的手捏过的地方分外滚摊灼热。

    188:宿主,我劝你善良点,任务好好做,要是把任务崩掉了,你和我都得上天去了。

    阮星落翻了个白眼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艾青儿这种小手段,分分钟就给她拿捏住好吗。

    只是她觉得也许有另外的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毕竟原主的魂力值一直都没动静。

    也许直接灭杀对方,并非原主想要的结果呢?

    阮星落双手背在身后,大摇大摆。

    乔宴追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跟你说我的身份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不用说,你一定是贵公子嘛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的身影渐渐没入人群里头。

    胡同口,一个暗影正用一只眼窥探着一切。

    然后发出桀桀桀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你父母的衣冠冢我找人在你们村的山上立了。我想带你去上京,星落,你适合去大地方展示你的风采,你不属于这里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还有个莫名其妙的情敌在边上敌对呢。

    阮星落沉默。

    “宿主,我劝你还是听他的,去吧。”188在边上嘀咕着,“艾青儿被她表亲今早接去上京了。你们接下来真的有的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家在京城还有什么表亲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阮星落沉默了好一会。

    乔宴急的没法子。

    家里已经来信三催四催,他再不回,母亲大人该直接喊皇上下令捉拿了。他母亲的活宝,无人能出其左右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是他母亲做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阮星落到达上京的当天,乔宴就被他母亲的人当场拦住,直接截住了。

    乔宴担心星落被为难。

    “我马上就回去见我母亲,等我把朋友安顿好。”

    “长公主说请世子的朋友一块回府。”

    阮星落挑眉,这么强势,看来是很厉害的人啊。

    她眉眼间不见忧心,反而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蠢蠢欲动,乔宴恨不得当下就把它扼杀了。

    他有多难啊,媳妇没追上就算了,还要来个程咬金掺合一脚。

    他心里已经想了好多,唯独没有两人能坐下来好好相谈甚欢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大长公主,听说世子爷外出办案,还勇猛无敌,直接潜伏到敌方阵营,让大家都呢个被平安救出,我家这个侄女啊,从小就长在中心县那边。原本和我那可怜的弟弟弟妹一起出海,不曾想竟是被海盗劫了,遇了险,今日带她过来,特地是来感谢大长公主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等事,人人有责。不必记挂在心,我还有事要去处理,陈夫人你自便。”

    “不忙不忙,我家里也有事,那我就带人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陈夫人带着一大堆女孩子浩浩荡荡出门了。

    大长公主,雍容华贵的脸,并没有维持几秒,就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感谢,特地感谢,待那么多个女娃娃来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儿子救了她一家子人,海盗抢了她一家子人进贼窝。真不知她脑袋怎么长得,女孩子别海盗劫走,难道名声很好嘛?这么堂而皇之登门的。”

    大长公主无语摇头。

    边上的侍女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夫人,世子爷毕竟是如此的英才,便是有心思的很,只要弄上点机会,也是巴不得赶紧凑上来的。”。

广西时时彩     大长公主一脸骄傲,“我的儿子自然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俊才。只是这些人吃相太难看,我实在气不过。”
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

热门推荐

换一换   
loading
document.write (''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