厉先生,偷心为上 第160章 有一种困叫你爸觉得你困

  • 背景色
  • 字号
    默认 特大
  • 宽度
   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
  • 滚动
    双击开始/暂停滚屏
  • 帮助
  •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

第160章 有一种困叫你爸觉得你困

小说:厉先生,偷心为上 作者:江独欢

    <h3>第160章 有一种困叫你爸觉得你困</h3>

    “少陵很孤独,从小到大没什么人愿意和他玩,所以性格会有些偏执。而且他妈妈去的早,导致年纪轻轻的他有很多话都埋在心里不愿意说。但你不用担心,他爱你就会爱你一辈子,他很专情也很专一。”

    季未溪听的震撼住,厉少陵居然……把她一早就告诉了厉宛云。

    她也终于明白厉宛云为什么要单独叫自己谈话了。

    疼爱侄儿的姑姑是不希望自己的侄儿没有幸福的吧。

    “所以溪溪……”厉宛云眼中带着丝祈求:“如果你爱少陵你就陪他走下去,如果你不爱他就不要伤害他,少陵这孩子看似坚强其实是最经不起打击的。”

    最经不起打击……

    的确。

    在海城的时候,他发了烧说的那些胡话,每每想起来都能戳中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。

    季未溪深吸了口气,也不知怎么,心底就鼓起了勇气抬起头对厉宛云,承诺道:“您放心,我不会离开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厉宛云兴高采烈的抱住她,孩子一样的蹦跳了好久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溪溪,你可千万不能食言啊!少陵这孩子很让人心疼的!”厉宛云一下子就沉浸在了回忆里,她感叹:“我还记得他妈妈走的那些日子,他三天没吃饭就喝了一点水,有一年的时间没有说话,所有人都以为他变成哑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直到后来……”厉宛云眼底划过一丝痛苦,然后努力的扬起笑容,道:“算了不提了。我们出去吧。你可不能食言哦!”

    季未溪却是心里猛地刺疼。

    三天没吃饭,一年的时间没有说话……

    妈妈的去世对他的打击一定很大很大。

    季未溪想到了当年的自己,她还记得妈妈去世的时候,她也不肯吃饭,嗓子哭的沙哑,很长一段时间里说话像是乌鸦一样,极其难听。

    就因为这个,她还被季佳凝和周惠婕嘲笑了好久好久。

    季未溪跟着厉宛云走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幕却让她红了眼眶,心里又温又甜。

    小奶包正光着小脚丫坐在地毯上拼着图,偶尔遇到拼不了的图,他就会仰起头看着厉少陵:“爹地,宝宝不会拼了诶。”

    厉少陵蹙眉嫌弃:“笨死了。”

    可虽是嫌弃,但厉少陵却蹲下身来,耐心的教他,小奶包就在一旁眼巴巴的望着他听着。

    画面很温馨。

    正如厉宛云所说的那样,厉少陵只是表面很坚强,看起来很凶而已。

    其实……额,他还是很温柔的吧。

    “哇噻,宝宝辣么久辣么久都没有拼成功的图,爹地一下子就拼对了诶!”小奶包开心的直拍手手。

    忽地,他看见了季未溪正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哇妈咪!你出来啦!”

    厉少陵转过头望去。

    季未溪就站在他身后看着,不知道站了多久。

    灯光下的小脸瓷白,明眸皓齿,肌肤白雪,额头上的淤青倒显得娇小柔弱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勾了勾唇招手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季未溪走过去,他拉住她的手臂往怀中一拉,她跌坐在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他顺势搂住她,将下颚抵在她的肩窝处,旁若无人的道:“我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季未溪脸一红,急忙看看厉宛云的反应,厉宛云正悄悄的给她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。

    她咬住下唇,回道:“我又不是走了很久,你那么想我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厉少陵脸颊蹭了蹭她,“你不在我身边一秒,我就想你一秒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蹭,季未溪只觉得异样的电流直击全身,酥麻又酸软。

    她小声咕哝:“真粘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黏你。”

    厉宛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她站起来,摸了摸小奶包的头:“小包子,姑奶奶我要走了哦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小奶包大大的眼中茫然:“你要去哪里鸭!还来看宝宝嘛?”

    “过几天再来看你哟。”

    季未溪赶紧拉着厉少陵站起来。

    厉少陵也没挽留,淡淡的道:“去哪?我送你?”

    厉宛云的离开对他来说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毕竟她在这,他晚上要是兽性大发对季未溪……

    总是她很多余。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!”厉宛云摆手:“我去老宅住几天,顺便看看你爸,刚刚和你爸已经联系过了,他派人来接我,你不用送。”

    季未溪客套的说道:“姑姑,难得来一次就在这住上几晚吧?”

    厉宛云故作伤感的叹气:“哎,还是我的侄媳妇对我好啊,某些人连留都没留我。”

    厉少陵不咸不淡:“我留你你也不会在这住。”

    季未溪用胳膊肘怼了怼他,“……说什么呢!”

    厉少陵闭嘴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厉南海派来的车子便来接厉宛云了。

    厉宛云临走前还对二人暧昧的笑笑:“你们好好恩爱哦!争取早点生二胎!”

    目送着车子离开,厉少陵搂着她开始询问起来:“姑姑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季未溪摇头:“没什么啊,就是一些无关紧要的。”

    她才不会告诉他,她已经答应厉宛云不会离开他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他要是知道,岂不是激动之下要把她给……emm。

    厉少陵也不追问,咬着她的小耳朵,声音低柔哄骗:“我好困,去睡觉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湿热的气息带着沁人的侵略性攻击而来,让季未溪浑身酥麻软绵绵的靠在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儿子……儿子还在呢!”

    小奶包瞪大眼睛看着父母的动作,似乎要拼命的从中看出来妹妹似的。

    厉少陵走上前将小奶包拎到了卧室里,帮他脱掉衣服盖上被关上灯,他冷冷开口:“你睡着了么?”

    小奶包:“……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厉少陵果断关上门,对身后的季未溪道:“儿子睡着了,我们也睡吧。”

    季未溪:“……”当老娘瞎了聋了么。

    这掩耳盗铃的真是够了。

    季未溪转过朝着浴室走去,厉少陵贴了上来,十分不要脸的说:“我帮你洗?”

    “做梦!臭流氓!”

    季未溪红着脸锤了他一下,灰溜溜的逃到了浴室。

    关上浴室的门,季未溪靠在门板上,仿佛还能感受的到来自厉少陵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按住狂跳的心脏,拼命的让呼吸平缓……

广西时时彩     洗完澡出来后,季未溪刚走进卧室,就被炙热的怀抱所包裹住……
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

热门推荐

换一换   
loading
document.write (''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