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生BOSS只甜你 第559章 夏夜番外·七年之痒7

  • 背景色
  • 字号
    默认 特大
  • 宽度
   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
  • 滚动
    双击开始/暂停滚屏
  • 帮助
  •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

第559章 夏夜番外·七年之痒7

小说:余生BOSS只甜你 作者:纯风一度

    其实结扎这事,之前夜亦晟跟乔知夏提过。

    但她一直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毕竟男人做出这种决定,还是需要一定决心的。

    虽然做了手术之后就不用怕怀孕,省了很多麻烦,但很多男人都不愿意做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这次出国,顺道就把手术给做了……

    乔知夏十分意外。

    想起他们但夫妻活动,一张脸顿时通红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个原因,她说怎么感觉变了呢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脸就更红了……

    “上次,你是去听徐洁的讲座?”夜亦晟问。

    乔知夏想起跟徐洁那段简短的私人谈话,有点心虚地点点头,不敢看夜亦晟的眼睛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徐洁是个骗子。”夜亦晟夹了一块牛肉给她,道:“我听人报案了,据说赌博诈骗,已经立案,马上就要刑拘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乔知夏震惊,没想到真是骗子,“莉莉是她粉丝呢,蛮喜欢她的。”

    夜亦晟脸上波澜不惊,“下次这种江湖骗子,别去了。”

    乔知夏连忙点头,“你说的对,说的对!”

    要是她知道自己和徐洁那段录音被拿来威胁敲诈两千万,只怕能钻进地缝里!

    吃完大餐之后,两个人便回了家,带着娃出去市民广场遛了一圈,看了喷泉灯光秀,然后便回家休息了。

    没了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,乔知夏洗完澡便睡的特别香。

    不过,第二天夜亦晟便睡的不怎么香了。

    他从保镖那里看到了乔知夏和简怀生的照片。

    是保镖昨天从徐洁家里搜出来的。

    乍一看,有点熟悉。

    仔细一想,这不就是那天跟徐清雅吃饭的时候遇到的?

    他确实觉得没什么,吃顿饭而已。

    跟老婆这么多年过来了,该有的信任都有了。

    但接下来那几张去医院的图片着实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图片上不止有乔知夏和简怀生,还有两个老人,大概六十来岁。

    有一张照片是简怀生扶着老人,对旁边的乔知夏笑着说话。

    场面怎么看怎么温馨。

    夜亦晟正在办公室,按了内线,把一个保镖叫进来。

    他用手指遮住照片里乔知夏的脑袋,拿给保镖看,“你看着这张照片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怕自己感觉失误,所以叫保镖来说。

    陌生人的第一印象最能说明问题。

    保镖看了一眼,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老板要遮掉其中一个人的脑袋,但还是如实道:“像是一家人陪老人去医院检查身体。”

    一家人?

    夜亦晟脸色变得有些黑沉,办公室里的气氛瞬间变得有些逼仄。

    保镖脖子下意识缩了缩,感觉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说错了什么?一脸懵逼地看着夜亦晟。

    夜亦晟:“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保镖:“……”

    快到了下班时间,夜亦晟打了个电话给乔知夏,“老婆,几点下班?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乔知夏语气轻松,听的出来很高兴,“不用了,我等会儿还要去一趟医院,今天会晚点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医院?你怎么了?”夜亦晟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哦,没事,我没问题,你不用担心,我这边还有点事要处理,等我回家再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乔知夏说完便直接把电话挂了,那边似乎是真的有急事。

    夜亦晟看着手机呆了一会儿,终是起身出门。

    秘书见他出来,赶紧迎上来。

    夜亦晟:“今晚跟新锐的晚餐帮我推了,有私事。”

    秘书立马点头,天大地大,总裁的私事最大。

    夜亦晟没用司机,直接开着车去了照片里乔知夏和简怀生所在的医院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,还是要坦诚一些的好。

    既然心里不舒服,那就直接去找对方,跟对方说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之前就约定好的。

    夜亦晟到到门诊部那边,刚好看到乔知夏跟简怀生碰面。

    旁边还站着那对老人。

    看起来像是简怀生的父母,有点像。

    乔知夏跟他们站在一起,莫名也让人觉得有点像,活像一家人。

    有毒。

    普通合作伙伴不需要经常在医院碰面吧?

    夜亦晟理解不了,直接大步上前。

    走上前的时候,刚好听到其中那个阿姨拉着乔知夏的手,“夏夏,我真是第一次见了你就觉得亲切,当时还以为怀生带了个女朋友回家呢,见你面相这么亲切,我私底下还欣慰地抹了几滴眼泪。”

    夜亦晟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阿姨是在拉皮条吧?

    头一次见这么俗气的皮条客。

    还亲切?

    夜亦晟一把抓住乔知夏的手腕,把她往自己怀里带,“夏夏,他们是谁?”

    话是跟乔知夏说的,但目光却在审视简怀生和两个老人。

    乔知夏没料到他会突然出现,一脸讶异。

    她脸上面对简怀生他们一家的笑意还没退去,这会儿看到夜亦晟出现,笑意越发浓了。

    乔知夏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夜亦晟:“你呢?”

    乔知夏看了看简怀生一家,正要介绍夜亦晟。

    倒被夜亦晟抢先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,我是夏夏的老公。”夜亦晟语气平和,但仔细听,又似乎藏着一丝凌厉。

    简怀生父母愣了一下,哎哟好强的气场。

    夜亦晟心里一阵冷笑。

    不管你们是谁,只要有我在,休想yy我老婆。

    气氛一度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乔知夏感觉出来了,立马对简怀生他们道:“不好意思,我先跟他说两句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拉着夜亦晟去了另一边说话。

    乔知夏:“你来捣乱的?”

    夜亦晟:“你听听他们刚刚说的什么话?拉着儿子说见你亲切?夏夏我知道你没什么想法,我相信你,但我不容别人胡说。”

    乔知夏“噗嗤”一声,“你知道他们是谁吗?”

    夜亦晟看她的表情,突然意识到,有什么隐情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乔知夏把手里刚刚从检查科领来的报告递给夜亦晟。

    夜亦晟打开一看——DNA对比报告。

    报告显示,DNA吻合度高达99.2%。

    这在医学上可以被判断为血缘关系。

    乔知夏指了指报告上的两个名字:“这是我跟简立书的亲子鉴定,老公,我找到我的亲生父母了。”

    真正说出这句话,乔知夏眼泪直接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从小跟着奶奶长大,后来成为乔景龙的养女,后来被乔景龙和乔佳音出卖,再到后来讨回公道,奶奶去逝,其实她心里一直藏着一个问题——她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?

    现在,这个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。
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

热门推荐

换一换   
loading
document.write ('');